欢迎光临  安徽省文化艺术品交流协会!

会员风采

杜雪松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2-5    浏览次数:    

  杜雪松,1954年生,安徽泗县人。1977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为安徽省书画院专业画家,安徽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曾多次在国内外举办大型个人画展,数次参加国内外大型画展并获奖。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出版个人画集多部。


                               协会余海洋会长与画家杜雪松交流合影

                                  议中国画临写与走向世界

                                                                                         ——   杜雪松

  到了国家画院学习之后,听到了两个震耳的说法:一个是关乎古代的,一个是关乎现代的。

  说法一,我们现在比古人学习的条件好多了,现在印刷品那么丰富,各个时代的都有,古人能看到那么多吗?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博物馆,展出的那么多作品,古人能有我们见到的原作多吗?下面还有一些洋洋自得的话。

  咋一听似乎满有道理,其实现代人和古人是不能相比的。

  若说古代的一般老百姓,就以上所说的两项条件当然是不能和现代的老百姓比了。但要知道中国古代的绘画最高水平,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士大夫阶层。士大夫们把他们喜欢的绘画作品购买来,收藏在自己的家中以便随时观赏、临摹。我们现在都知道,再好的印刷品也不能和原作相比,那些精微之处,那些最撩动人心的美妙用笔,那些最令人回味的墨韵是印不出来的。现在画家的工作室里都有许多印刷精美的画集,随时翻阅,研究、临摹。这和古代的士大夫画家阶层随时把玩他们喜欢的原作,怎么能是一回事呢!

  就按现在流行的话——档次,来说。也不是一个档次的。我们从一些题字或收藏鉴赏印记可以确定古代名画曾被过去哪位画家收藏或鉴赏过。当然,更多的画家为保护这些名画是不在画上题字的。而且,从古代留下的文字记载中,可以看到有些名画,还在同道、好友中相互借阅的。如果我们今天能够对着古代名画原作临摹,那可是乐死了。这样梦寐以求而又达不到的事,而在古代士大夫阶层那里,确是必须的学画途径。请看一个例子:王翚20岁时被王鉴发现,收为入室弟子,又将他介绍给收藏及富的当时画坛领袖——王时敏,在王鉴的染香庵和王时敏的西田别墅中,王翚朝夕观摩,精研古法。更在王时敏的带领下尽观大江南北各藏家拥有的宋元秘本,尤其是收藏及富的昆凌唐宇昭家。继而画法大进。所临宋代范宽《溪山行旅图》竟被王时敏误题为范宽真迹。请问今天有谁临摹了高仿印刷品敢说可以乱真!这就是差距,而且不是一点点的差距,而是千里之别。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是这个意思。

  今天我们大多的画,气势、形式咋一看都很好,但细观笔墨的精到确有诸多遗憾,这都是不能直接临摹原作造成的。这不能怪当代画家没本事,而是受条件限制不能临摹原作的原因。无奈之下也只能管不得笔墨的精到了,因为实在没条件去管。我们现在博物馆中看原作也就几个小时要看一大批作品,光是那体力的消耗、劳累就已经很吃不消了。而真正的学习研究是要挂在家中朝夕观摩,细细地去品味的。是要一笔一笔地对着原作临的,方可学到精髓。据记载,苏东坡自安师文处拓得颜真卿《争座位》,每次临写拓本都要养足精神,沐浴更衣。在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去临。请看苏轼的自拔:“薄书之暇,每沐浴焚香,大小曾临数十卷。”那和我们在博物馆中疲惫的参观完了,回去对着印刷品临写怎么能是一回事呢。上世纪80年代初,因为一个机缘查士标的一幅山水手卷和石涛的《兰草册页》在我家中放了一段时间,我临了几通。那种感觉和对着印刷品临摹所得到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以为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也不为过。

  大多数画家的情况我不太知道,但刘海粟的家中就藏有一百五、六十幅从宋代到清代的中国画原作,这是他私人的东西,他是可以和我们现在随手翻开家中印刷精美的画册一样,随时打开来欣赏、临摹的啊!这种学习效果能一样吗!

  张大千先生家中是藏有许多古画的。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他临摹石涛的画都是对着原作临,所以他仿石涛才能那样的乱真,功力才那样的深厚,因为他吸收的是第一级营养。

  大约在1981年,一个朋友带我去上海的唐云先生家里,他那二楼方形的画室里四周的墙上镜框里挂的全是八大山人的册页原作。谈话谈到高兴,又顺手拉开画案的抽屉,拿出一本石涛的山水小册页让我翻看,可惜,那天我重感冒看的并不十分仔细,就是看得仔细了又能怎样?只是一会儿功夫,怎比得日日可随手把玩来的殷实!所以说我们今天的画家学习条件是远远比不上前辈画家的。唯有百倍努力,一补差距而已。即使百倍努力终能得到多少,就看各人造化了。

说法二:中国画要走向世界,要能够领导世界美术潮流。

  中国画走向世界,在上世纪初就提出来了,已经历了几代艺术家的努力了。这是个艰巨、宏大的目标。而今天,能够有政府领导提出,国家画院领军,这是一件多么令人震奋的事情。

  在今天,中国画如何能走向世界,那一定是需要思想碰撞的闪光,这种碰撞是中国现代人和中国古代人的思想碰撞,中国人和西方人的思想碰撞。这种闪光是需要睿智的人,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将其碰撞出来。这和在国内办展不是一个思路。

  有一个响亮的提法: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一说法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耳熟能详的。但在今天来看它是不全面的。应该说:民族的东西,只有加入现代潮流之中,但仍然保留其强烈的民族特点,才可能成为世界的,否则就只能是一个地方的土特产。比如说,我们安徽皖南有两个古老的戏种,在同一块土地上成熟。一个是徽州的徽剧,一个是池州的傩戏。池州的傩戏好吗?那是当然的好!历史悠久,风格独特。那它为什么不能在全国乃至世界上流行呢?虽说他有古老的历史,优美的故事,独特的表演形式,但是它演出的时候,人们已听不懂它那古老的语言,也已不习惯它那古老的表演形式,因此它只能始终呆在那小小的地域里,大家知道了它,都很尊重它,他现在只是被尊称为戏剧的活化石。徽剧,也是安徽的一个古老剧种,一个地方戏,但它到了北京之后,那些徽剧杰出的艺术家们,就将徽剧和当时社会潮流相结合,并改变了地方语言,将京腔、京韵融入其中,使当时京城的人都能听的懂它的语言,喜爱它的腔调,使其终于发展成为国宝——京剧。这是一个历史的突破,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在21世纪的今天,京剧要走向世界,靠已有的形式,又不够,它必须要有新发展,找到一个新的突破口,与世界现代潮流融合,才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世界是在不断的发展的,我们的每一个艺术种类也必须不断的发展,才能跟的上现代步伐,时代潮流。我们伟大而灿烂的传统中国画要走向世界,靠那些已经取得的杰出成就,在当今这个时代已经远远不够了。

  如果有一天全世界各民族能够认可,能够懂得中国画的语言、奥妙,能够欣赏得了中国画,我们的中国画能够取得那样的发展,将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时刻。这需要有一批才华横溢之士的突起,找到一个适当的点,把世界潮流和中国画元素恰当的融入一起,才能达到。请看一个例子,俄罗斯人是怎样把他们的元素和世界潮流相结合,从而走向世界的。《环球时报》2005年12月21日在《巴黎时装》一文中报道:巴黎一直都是公认的世界时尚之都。法国人以敏锐的眼光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时尚浪潮。漫步在巴黎街头,记者亲身感受到俄罗斯风情的复兴。香榭舍丽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俄罗斯风格时装的女士。不少高档品牌的橱窗里很早就摆上了俄罗斯式毛皮靴,长披风和毛皮外罩……巴黎的T型台上,也很容易捕捉到俄罗斯元素。据记者了解,带动这股时装界俄罗斯风潮的原因很多,不过其中重要的一点是近两年来,俄罗斯青年一代设计师成长迅速,注重将本土特色恰当运用到国际潮流中,并向国外进行宣传和推广。在今年的“巴黎俄罗斯时装周”上,新一代的俄罗斯设计师把民族的东西加入现代感,青年设计师从俄国古老的服饰和故事里找到创作灵感,将沙皇时代特有的高贵元素放到现代作品中,受到了热烈欢迎。再度证明了这个古老国度难以抗拒的魅力。他们之所以成功就是把民族的融入了现代潮流。我们的中国画家为何不也去融和一下,那时古老灿烂的中国画也一定会在世界艺术之林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曾经和一些画家交谈过,他们认为现在出国开画展心理很不平衡,人家外国艺术家不屑中国艺术,不跟我们在一个平面上交谈,因此还是自己在家里扎扎实实地把画画好,等到有一天外国人真正理解中国画了,我们再去跟人家交流,这样也可以在一个平面上对等谈话。我真想对着他大喊!当然处于文明礼貌,我不能那样做。——平等交流是可以等得来的吗?我们的优秀传统不跟现代潮流融和,外国人怎么看的懂,外国人连懂都不懂,怎么能跟我们在一个平面上交流?我们自己只在传统中自得其乐地自然地走着,而不去动脑筋想办法研究现代世界潮流,并把我们自己中国画的优秀元素融入其中。这实际上是对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发展一个不负责任的懒惰态度。我们要主动的向世界宣传博大精深的中国绘画。而不能仅仅是——等。那要等到何时?等谁来让外国人懂中国画?况且世界上那么多的国家,有那么多的民族,应该说几乎每一个民族都有优秀的传统艺术,都希望走向世界。如非洲的,光是非洲又有那么多的国家、民族。中东也有很多的国家、民族。美国的、俄罗斯的、欧洲的,美洲的。大家都在把自己优秀的民族艺术与现代潮流相衔接,融入现代元素从而推向世界,主动的呈献在世界面前。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优秀文化可以学习、欣赏。我们不主动的用一种大家都能懂的现代语言去沟通,人家又怎么会非要来找这个看不懂或不甚理解的艺术呢?!美国好莱坞的艺术够成熟了吧,但他们为了能更多地走出本土,走向世界,走到中国的艺术世界里,不也在电影和动画片中加入中国的元素吗!加入中国元素目的也就是为了让中国人能够更好地懂他们的艺术,更愿意去看。人家在这样煞费苦心地去做,所以人家影响大。我们画中国画的画家去做了吗?

  赵无极,朱德群他们把中国画元素融入西方油画之中取得了巨大成功。法国艺术院在给朱德群的院士推介词中就说,他丰富了法国的油画语言。这是多么崇高的评价。这就说明我们中国画的元素是可以得到广泛认可的。还是那句话,我们画中国画的画家去做了吗?

  宣传不是一厢情愿,不是说了就行了。而是说出去的东西要让人家懂,人家才能接受。这就要动脑筋,怎样的去和世界潮流融和,把中国强烈的民族特征的中国画艺术,变成现代世界语言,才能使人家能看的懂,能知道中国画是如此的伟大而充满魅力。

  至于如何领导世界美术潮流,我想走出去了,让世界接受了,在世界上流行开了,那就离领导世界潮流不远了,或者说就已经在领导世界美术潮流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
0551-65874703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